美国“疫苗霸权”把弱小国家逼上绝路

美国“疫苗霸权”把弱小国家逼上绝路

  环球深观察丨美国“疫苗霸权”把弱小国家逼上绝路

  随着来自不同制药公司的多款疫苗研发成形,“明年接种”成了全球深受疫情肆虐之苦的人们翘首期盼的头等大事。然而,有分析指出,“疫苗霸权”的作祟让事情并不像憧憬中的那么乐观,很多国家可能会陷入“没钱买”或者“有钱也买不到”的困顿中。在这方面,饱受美国制裁之苦的伊朗首当其冲。

  “美国优先”进一步放大疫苗霸权

  伊朗主要是因为美国的制裁措施而难以获得疫苗,可许多并未受到制裁的国家同样面临着没有疫苗可用的困境。 半岛电视台报道了菲律宾人萨尔瓦多的窘境。萨尔瓦多一家人住在马尼拉的帕亚塔斯村,这是该市最贫穷的社区之一,也是菲律宾的疫情中心之一。尽管有报道称,菲律宾明年年初将会有预防新冠病毒感染的疫苗,但萨尔瓦多不确定他的家人是否真的能获得这些疫苗。

  萨尔瓦多:“你知道吗,这段时间里我甚至没有接到任何现金的援助,所以我根本不觉得我们会得到疫苗。我只是担心我的孩子,他是我唯一在乎的。”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报道,来自“人民疫苗联盟”的调查显示,在全世界67个较贫穷的国家中,每10人中只有一人有望在2021年年底之前接种疫苗。而这些国家的疫情不结束,其医疗系统就将持续承受巨大压力,导致非新冠肺炎病患得不到正常救治,从而造成更多的生命逝去。

  而另一方面,发达国家的疫苗囤积行动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。根据美国杜克大学的数据,疫苗还没面世,就已被各国预购了96亿剂,平均来看每人似乎可分得超过1剂,但实际上多数都被发达国家抢先订购了。英国广播公司(BBC)引用数据称,即使富裕国家的人口约占世界总人口的14% ,但他们已拥有或将拥有的新冠肺炎疫苗数量却占了全球的一半以上。

  在这些囤积疫苗的发达国家中,美国又成了最引人注目的“榜样”。美国总统特朗普8日签署了“让美国人优先获得疫苗”的行政令,并称“这项行政令将确保美国政府在将疫苗送往其他国家之前,优先将疫苗发放给美国公民,然后我们将与全球其他国家进行合作”。

  美国的这个行为也引发了舆论广泛不满。美国独立媒体“共同梦想”网站称,特朗普下令优先让美国人获得疫苗是一个“错误选择”。

  《华尔街日报》9日引用知情人士的话称,美国政府已经签订了购买30亿剂共6种不同疫苗的合同,还在讨论增加其他疫苗的订单。这意味着美国即将成为继英国之后,第二个大规模接种辉瑞疫苗的国家。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10日完成了对辉瑞公司疫苗的“紧急使用授权”。

  国际疫苗监督机构对西方国家将疫苗资源抢购一空的现状表示无奈。一名国际组织负责人史蒂夫·考克伯恩(Steve Cockburn)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采访时表示,这些富裕国家买断世界上绝大多数疫苗供应的做法,完全违反了人权义务。由此可见,西方国家口中所谓的“平等和人权”,也不过是隐藏他们自私和贪婪的华丽外表罢了。

  重点关注美国政治新闻的媒体“点名”( Roll Call)网站8日刊文指出,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祭出“美国优先”的政策了,但该政策未必会有助于美国抗击疫情。文章援引美国疫苗专家、前FDA官员的话表示,该行政命令传达的信息太“极端”了,美国此举更像是贸易保护主义,而非从公共健康角度出发。

  此外,文章还援引全球卫生专家的话表示,“美国优先”的信息在一场容易跨越国界的疾病大流行中起到了反作用。倡导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更多疫苗技术的人士将这种立场描述为“疫苗民族主义”。

  策划丨王坚 撰稿丨王雨芊

【编辑:苏亦瑜】